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航空当前位置:丹徒新闻网 > 航空 >

让每一次飞行平安起降 航空工业制动65年自主创

时间:2020-10-01 03:36 来源: 作者:丹徒新闻网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30 中国航空报讯: 有运动,就有制动。自人类诞生之日起,就在追逐飞得更高、跑得更快。但无论是翱翔天宇的飞行器,还是驰骋地面的汽车、火车、高速列车等交通工具,都离不……

中国航空报讯:有运动,就有制动。自人类诞生之日起,就在追逐飞得更高、跑得更快。但无论是翱翔天宇的飞行器,还是驰骋地面的汽车、火车、高速列车等交通工具,都离不开安全可靠的制动装置系统。

试想,如果没有了制动系统保障的交通工具,你还敢坐吗?

坐落于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西安航空制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空工业制动),就是致力于让飞机每一次安全起飞、平安降落、速度稳定可控,集研发、制造、试验、服务于一体的航空制动硬科技企业。

航空工业制动隶属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创建于1955年9月29日,是国家“一五”计划156个重点建设项目之一,属于重点保军企业。65年来,公司心怀“航空报国、航空强国”的初心和使命,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布局产业链,以推动国防装备建设和地方经济发展为己任,坚持自主创新和高质量发展,从机轮制造、刹车材料研制、控制技术研究、惯量试验等领域自主创新,一举打破了世界航空大国的技术垄断局面。同时,将先进的航空制动技术成功推广应用于汽车、轨道交通等领域,不断用创新打造制动硬科技的金色光芒,为共和国航空制动专业的进步和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今年,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在航空工业党组的安排部署下、在陕西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航空工业制动在危机中捕捉机遇,在变局中革新思维,全力以赴打赢疫情阻击和复工复产“双线战”,扎实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保障市场需求,当前,公司科研生产、经济运行达到了历史最好水平。

“逆境中才能体现企业的顽强生命力,这既是挑战,也是机遇。”航空工业制动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付鹏锋说,要想在航空产品市场站住脚,就必须具有全球化的视野,将核心技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今年公司创建65周年,公司将始终不渝地坚持改革创新,坚持研发、制造、试验、服务“四位一体”的发展方向,不断推进航空制动事业迈向新高峰。

航空制动硬科技,起源于创新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引进核心技术上不能抱任何幻想,核心技术尤其是国防科学技术是花钱买不来的。人家把核心技术当“定海神针”“不二法器”,怎么可能提供给你,只有把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真正掌握竞争和发展的主动权。|

航空工业作为代表国家综合实力的高科技产业,其技术的复杂难度、涉及的庞大知识领域、消化的高额经济成本等等,超乎我们的认知。仅仅翻开我国飞机机轮刹车系统的发展历史,就不难发现,这是一条漫长、艰辛且布满荆棘的征途。

飞机机轮刹车系统是保障飞机起飞、着陆安全的关键机载系统。由机轮、刹车装置(刹车片)及控制系统组成,涉及机轮、刹车装置、防滑控制、电子系统、刹车材料、轮胎降温、起降系统整体匹配等关键技术,需要综合研究机械结构、摩擦材料、液压、自动控制、疲劳、振动、结构动力学、流体动力学、热力学、电子等多个技术领域内容,因此刹车系统是飞机各系统中最复杂、最重要的系统之一,其核心技术长期被世界航空强国垄断。

65年来,航空工业制动亲历了中国的航空制动技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弱到强的建立发展壮大历程。自创建以来,从军机到民机、从陆基到舰基、从有人驾驶到无人机,从飞机刹车材料、机轮制造、控制技术、试验手段等专业领域,航空工业制动承担着国内所有军民机研制生产任务。

1955年,从在苏联专家指导下进行仿制测绘到自主正向设计,再到创新超越,可以说航空工业制动的发展历程就是中国一部生动、鲜活的飞机制动系统发展史。

中国航空报讯:有运动,就有制动。自人类诞生之日起,就在追逐飞得更高、跑得更快。但无论是翱翔天宇的飞行器,还是驰骋地面的汽车、火车、高速列车等交通工具,都离不开安全可靠的制动装置系统。

试想,如果没有了制动系统保障的交通工具,你还敢坐吗?

坐落于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西安航空制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空工业制动),就是致力于让飞机每一次安全起飞、平安降落、速度稳定可控,集研发、制造、试验、服务于一体的航空制动硬科技企业。

航空工业制动隶属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创建于1955年9月29日,是国家“一五”计划156个重点建设项目之一,属于重点保军企业。65年来,公司心怀“航空报国、航空强国”的初心和使命,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布局产业链,以推动国防装备建设和地方经济发展为己任,坚持自主创新和高质量发展,从机轮制造、刹车材料研制、控制技术研究、惯量试验等领域自主创新,一举打破了世界航空大国的技术垄断局面。同时,将先进的航空制动技术成功推广应用于汽车、轨道交通等领域,不断用创新打造制动硬科技的金色光芒,为共和国航空制动专业的进步和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今年,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在航空工业党组的安排部署下、在陕西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航空工业制动在危机中捕捉机遇,在变局中革新思维,全力以赴打赢疫情阻击和复工复产“双线战”,扎实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保障市场需求,当前,公司科研生产、经济运行达到了历史最好水平。

“逆境中才能体现企业的顽强生命力,这既是挑战,也是机遇。”航空工业制动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付鹏锋说,要想在航空产品市场站住脚,就必须具有全球化的视野,将核心技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今年公司创建65周年,公司将始终不渝地坚持改革创新,坚持研发、制造、试验、服务“四位一体”的发展方向,不断推进航空制动事业迈向新高峰。

航空制动硬科技,起源于创新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引进核心技术上不能抱任何幻想,核心技术尤其是国防科学技术是花钱买不来的。人家把核心技术当“定海神针”“不二法器”,怎么可能提供给你,只有把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真正掌握竞争和发展的主动权。|

航空工业作为代表国家综合实力的高科技产业,其技术的复杂难度、涉及的庞大知识领域、消化的高额经济成本等等,超乎我们的认知。仅仅翻开我国飞机机轮刹车系统的发展历史,就不难发现,这是一条漫长、艰辛且布满荆棘的征途。

飞机机轮刹车系统是保障飞机起飞、着陆安全的关键机载系统。由机轮、刹车装置(刹车片)及控制系统组成,涉及机轮、刹车装置、防滑控制、电子系统、刹车材料、轮胎降温、起降系统整体匹配等关键技术,需要综合研究机械结构、摩擦材料、液压、自动控制、疲劳、振动、结构动力学、流体动力学、热力学、电子等多个技术领域内容,因此刹车系统是飞机各系统中最复杂、最重要的系统之一,其核心技术长期被世界航空强国垄断。

65年来,航空工业制动亲历了中国的航空制动技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弱到强的建立发展壮大历程。自创建以来,从军机到民机、从陆基到舰基、从有人驾驶到无人机,从飞机刹车材料、机轮制造、控制技术、试验手段等专业领域,航空工业制动承担着国内所有军民机研制生产任务。

1955年,从在苏联专家指导下进行仿制测绘到自主正向设计,再到创新超越,可以说航空工业制动的发展历程就是中国一部生动、鲜活的飞机制动系统发展史。

机轮主要承受飞机载荷。60多年前,飞机机轮制造材料是铸造镁合金,1963年,航空工业制动研制成功镁合金铸造顺序结晶技术,并将这一技术应用于机轮铸造,填补国内空白,受到国家表彰。20世纪末,由于镁合金燃点低、抗拉强度低、抗疲劳强度低。1970年后,航空工业制动开始研究锻造铝合金机轮,取得成功,并率先在我国军民机上应用了锻铝合金机轮,随着持续不断的研发投入及技术创新,航空工业制动已掌握了机轮的现代化制造关键技术。

控制系统是飞机刹车的“大脑”。它能接收飞行员的刹车指令,并将其转换为刹车作动力,同时防止机轮过多打滑,减小飞机刹车距离。早期飞机一般均采用机械惯性液压刹车系统,后来逐渐发展为模拟电子式液压刹车系统,再到多余度数字电传液压刹车系统,每一代刹车控制系统都紧随着国防发展的需要而诞生。

航空工业制动始终重视对专业核心技术的研究,积极跟踪国外专业发展动态,开展预先研究工作。先后掌握了多余度数字电传刹车、自动刹车、多轮系防滑控制等大量国内领先的核心技术,并大量应用于新机研制生产,开启了我国飞机研制的创新历程。2012年,航空工业制动打破西方对全电刹车技术的垄断,使我国航空工业掌握了这一国际先进技术。歼10、歼15、歼20、运20等先进飞机的列装,标志着航空工业制动拥有了一大批国内领先、国际先进的核心技术,也使我国成为少数几个掌握多轮系大型飞机刹车系统设计及验证技术的国家之一。

刹车装置(刹车片)根据控制系统指令产生对应的制动力使飞机平稳减速。20世纪五六十年代,我国的刹车装置曾主要依赖仿制测绘,采用的是树脂和粉末合金刹车材料。1970年,航空工业制动从一篇国外科技索引中了解到西方大国已对碳基刹车材料进行研究的信息后,他们立即申报国家立项,对碳基刹车材料进行技术攻关。1977年,公司研制出国内第一套航空碳刹车材料刹车盘;1987年,成功研究碳刹车材料制备工艺和防氧化技术,打破了美、英、法3国对该技术的垄断;1993年,碳/碳复合材料刹车制备技术获得国家发明专利;1994年,碳/碳复合材料防氧化技术获得国家发明专利;从1998年开始航空工业制动的碳/碳刹车盘开始在国内先进飞机上相继使用,大大提高了飞机的刹车性能、减轻了飞机重量。

同时,催生了国内碳/碳材料研制事业的蓬勃发展,成就了2004年度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高性能碳/碳航空制动材料的制备技术项目;2003年,航空工业制动的“新舟”60碳/碳刹车盘获得中国第一个TSOA技术标准批准书,并飞出国门;2005年,航空工业制动依托国内碳/碳材料领先技术与西工大张立同院士获得的2004年度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陶瓷基复合材料技术项目,进行产学研工程化应用联合研究,解决飞机湿态环境下刹车难题。2008年,碳陶刹车技术取得成功。目前,碳陶刹车技术已应用于国内多种军、民用飞机上,保证了飞机湿态环境下的刹车安全,我国也成为全球首个成功将碳陶刹车技术应用于飞机上的国家。

在保障航空武器装备研制任务的同时,航空工业制动也致力于民航事业的发展。2009年,航空工业制动取得空客A320系列飞机刹车盘PMA零部件制造人证书,改写了国内刹车产品国外独占鳌头的历史。波音757、空客A318/319/320等大型客机也换上了制动公司制造的物美价廉的国产刹车盘,产品销售至多家航空公司。国外企业针对中国市场不得不将刹车盘产品的价格降到了原来的五分之一以下。仅民机刹车盘换装采购一项,每年可为国家节省数十亿元外汇。面对市场不断降价的压力,航空工业制动义不容辞地肩负起了振兴民族航空工业的重任、挺起共和国长子的脊梁,目前仍在坚持为国内民航公司提供PMA刹车装置。

航空工业制动在机轮及刹车系统检测和试验手段上不断创新,拥有国内规模最大、试验能力最强、试验工位最多的航空机轮刹车专业试验中心,为机轮刹车产品的研发鉴定、质量一致性检查及合格交付提供了有力保障。公司机轮及刹车系统试验中心拥有英国民用航空适航署CAA适航认证和中国CAAC适航认证;也是国家商检局批准的我国进、出口航空机轮、刹车装置、附件及材料等商检测试中心,整体试验能力在亚洲首屈一指。

65年的艰苦奋斗,65年的创新图强。航空工业制动实现了我国航空机轮刹车技术从仿制测绘走向全面自主创新,始终引领着中国航空机轮刹车技术的前进方向。航空刹车材料全球领先,全电刹车系统、机轮精密成型技术实现工程化应用,独有的试验检测能力,技术实力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和部分领先。并且形成了预研一代、研制一代、生产一代的良性循环,实现了科技向生产力的快速转化。

付鹏锋感慨地说:“从军事领域到民用领域,从仿制起步到自主研发,我们不断对标国际先进技术,实现了与发达国家由‘望尘莫及’到‘同台竞技’‘并驾齐驱’和‘部分领先’的升级跨越。我们发挥开拓者和引领者作用,用心血和智慧不断填补我国在该专业领域的技术空白,显示了中国航空制动硬科技的创新力量。”

航空制动硬科技,巩固于创新

“十三五”以来,航空工业制动认真落实党的十九大以来的各项方针政策,坚持全面从严治党,持续深化国企改革,聚焦“四位一体”发展方向,积极实施“创新驱动、产业融合、管理升级、人才开发和文化发展”五大战略,强力推进“体制机制变革、科技强基、智能制造改造、非航产业市场培育、AOS全流程实施、质量管理与实物质量提升、全面预算与降成本”七大工程,着力打造“体制机制的自我变革和自我完善能力、产品研发及核心技术研究应用能力、智能制造及系统集成能力、标准化规范化的流程管控能力、供应商维护及客户服务”五大能力的“45755”发展布局,不断落实高质量可持续发展举措,科研生产经营始终保持稳步向前发展。

积极履行强军兴军首责。公司机轮和刹车系统配套产品覆盖国内所有军品研制项目,圆满完成了建军90周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保障工作,得到各方一致好评,为国防装备事业贡献了制动力量。

专业引领能力不断提升。机轮及刹车系统基础产品设计能力、预研、研制、仿真能力建设,满足了专业技术中长期发展需要。2016年,公司与西工大产学研成果——碳陶刹车技术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自主设计建造的多轮系电惯量综合动力试验台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多轮系综合动力试验平台,使我国具备了刹车系统的全系统集成试验能力。

2017年,航空工业制动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航空工业成都所联合研制的飞机电液自馈能刹车装置和防滑控制新技术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与中科院合作,成功研制飞机抛放式记录仪新型壳体,实现应用,填补国内PBO材料工程化应用空白。2019年,研制成功飞机机轮胎压温度监控及冷却装置,并在运20飞机上装机使用,打破了西方航空大国对这项技术的长期垄断,填补国内空白。高温碳基复合刹车材料的产业化应用推广项目荣获2019年中国先进技术转化应用大赛金奖。L15高级教练机机轮刹车技术获2019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飞机刹车控制单元的高加速试验技术研究与应用获中国航空工业科学技术一等奖。

产业培育迈上新台阶。民用航空领域已取得空客A320、波音757和波音737800刹车盘高温碳基复合材料生产制造许可证,|80余项民机产品维修许可证,非航空领域已经开发出高铁、汽车和轨道列车用高温碳基复合材料。高速列车用新型复材制动摩擦副研制与应用取得成功,碳基汽车刹车副已经为奔驰G、法拉利、保时捷911、卡宴、福特ST等24种高档车型配套。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向深入推进,航空工业制动紧跟国家发展步履,在北京、上海、成都、沈阳、乌鲁木齐、安顺等多地设立服务机构,派驻训练有素的专业服务人员,为客户提供快速响应的一流技术保障。

航空工业首席技术专家田广来说:“‘十三五’期间,航空工业制动拥有授权专利160余项,154项科技项目获得国家级、省部级、公司级科技成果奖。公司高温碳基复合材料制造技术已向民用领域转化,产业链将从高温碳基复合材料制造延伸到高温碳基复合材料预制体制造,铸造航空机轮技术将延伸到锻造航空机轮技术。具备了与全球领先刹车系统厂商同台竞技的实力,彻底改变了少数发达国家对航空制动先进技术的垄断局面。”

航空制动硬科技,发展于创新

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陕考察时强调,制造业是国家经济命脉所系。国有大型企业要发挥主力军作用,在抓好常态化疫情防控的前提下,带动上下游产业和中小企业全面复工复产。要把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做实做强做优,推进5G、物联网、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新型基建投资,着力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要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布局产业链,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迈出更大步伐。

作为陕西省首批融合发展示范企业、陕西省和西安市高新技术企业、陕西省百强企业,陕西省博士后创新基地、西安市院士工作站和西安市高新区自主创新示范单位、智能制造试点单位,航空工业制动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来陕考察时的重要讲话和重要指示精神,努力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用持续创新的实干精神,坚持把制造业做实做强做优,为国防航空装备建设和国家民用航空事业的发展提供有力保障。

最近,航空工业制动的多种新型飞机刹车系统、机轮研制项目得到国家认可;“新舟”700飞机首架机轮、刹车系统研制工作包顺利交付,满足了客户需求;AG600大型水陆两栖飞机新型机轮刹车系统通过设计评审,取得新型民机机轮刹车核心产品和关键零部件研制合同,新研动车刹车装置通过试验……一次次自主创新、一项项技术成果,是航空工业制动在危机中寻找机遇,在逆境中勇开新局的生动实践。

新时代,迎来新机遇。航空工业制动紧跟国家发展步履,聚焦航空工业“一心、两融、三力、五化”战略,瞄准“军机巩固发展、民机引领发展、非航促成发展”布局,坚持“技术同源、产业同根、价值同向”的原则和“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高经济效益”的方向,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布局产业链,以构建“航空制动产业园”为蓝图,千方百计地将制动硬科技术向更广阔的领域延伸,促进民机产品、汽车电子驻车产品、新型碳材料高铁刹车副等民品项目发展,积极稳妥地推进产业深度融合发展,不断优化产业布局,促进航空产业与非航产业协调发展、经济规模与运营质量协调发展、科技硬实力与管理软实力协调发展,推动航空和非航空产业协同发展,不断增强发展的活力和动力,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迈出更大步伐。

65年栉风沐雨,航空工业制动坚守航空报国的初心,以必胜的信念和坚定的决心,立足科技进步,为一代代军民用飞机配套机轮及刹车产品,为国防航空装备建设和国家民航事业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65年的发展历程,让我们在与市场竞争中磨砺出真本领。”付鹏锋说,当前,航空工业制动正处在“十三五”圆满收官和开启“十四五”宏伟蓝图的关键时期,我们将继续发扬航空制动硬科技自主创新力,以坚如磐石的信心、只争朝夕的劲头、坚韧不拔的毅力,一心笃志,打造“创新制动、数智制动、人文制动”,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做出新贡献!

上一篇:航空工业制动:带领国产机轮刹车系统走向世界
下一篇:氢动力概念客机的设想:不只是波音和空客的角